在距离芜湖主城区近两个半小时车程的小山村,村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超100万——

“衔接”高分题 关河这样答

字体大小:
来源:芜湖新闻网           编辑:徐涧

芜湖日报记者 付君兰

2017年村集体经济收入10.14万元,2019年66.34万元,2020年突破100万元,2021年131.25万元,今年力争突破200万元……如同被魔幻的笔点过一般,位于无为市蜀山镇西北边陲的关河村“活”起来了。

曾经是“无集体资产、无经济来源、无年轻劳动力”的三无村,现在成了芜湖市为数不多经营性收入占主导的村。

在不少关河人眼中,如果真有这支笔,那一定是村党组织领办的合作社。它是村脱贫攻坚成果之一,如今又成为关河答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这道必答题的重要抓手。

2021年,关河村被确定为芜湖市村党组织领办合作社试点村,还获无为市经济“十强村”称号。党组织领办合作社、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这条路,关河村走得越来越坚定,越来越宽广。

脱贫攻坚带来“金钥匙”

5月18日下午3时,在关河村党群服务中心门口,记者见到了66岁的谢发贵。他刚从地里赶来,脚上的解放鞋湿漉漉的,灰色西裤腿上左一块右一块残留着不少泥渍。

今年,谢发贵承包了120亩水稻,目前正是忙的时候,他请人用旋耕机整地,自己守在田埂旁做些零碎的活。“明天就要下种了,立冬后下霜了再割回来,我们这里水稻只种一季,养得时间长,品质就非常好。”在浓厚的“卖货”氛围耳濡目染下,谢发贵三言两语总不忘夸赞村里的土特产。

谢发贵是关河村2019年第一批脱贫户。之所以能脱贫,除了自身够努力能吃苦之外,关河村领办的合作社也出了不少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助力也越来越大。

2017年9月关河村党总支代表村集体注册成立了“关河沿山种养殖综合专业合作社”,初衷是为了帮助贫困户销售农产品。“当时芜湖市开展消费扶贫,每周三、周五商务局派车来收购农产品。”脱贫攻坚开始以来,谢发贵参加了公益性岗位,经常来村部帮忙,他回忆道,很多像他一样的贫困户,直接将自己家的鸡、鸭、粉丝、茶叶等放在村里,让村干部们帮着卖。

这样的情形下,时任芜湖市公管局下派干部、关河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童敬芝与村两委商议决心成立合作社。“那时的想法是通过统一收购、统一包装、统一品牌、统一销售,既增加贫困户收入,也拉动合作社发展,提高集体收入,年底还能给贫困户分红。”芜湖市公管局第八批选派干部、现关河村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李兵说。

合作社成立了,要发展壮大,“山货”能否顺利“出山”成为关键。关河村地处偏远,离芜湖市区约90公里,车程近两个半小时,买家不愿来,那就自己一个个找。利用驻村工作队自身人脉和派出单位的资源优势,物美价优的关河土特产很快在无为和芜湖打开市场,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批量采购。订单来了,村两委和工作队又被发动起来,免费开车送货上门。

数据显示,4年来,合作社累计销售农副产品总金额已达450万元,实现利润51.23万元,带动农户增收61.83万元。“每年我们还拿出11.8万元给困难村民分红,他们又多了一笔稳定的收入来源。”李兵说,2021年,合作社销售收入108万元,占村集体经济收入的80%以上,成为芜湖市无数不多的经营性收入占主导的村。

乡村振兴打开“致富门”

2021年对合作社来说,是特殊的一年。12月,关河村成为芜湖市党组织领办合作社试点村。关河村以此为契机,按照相关文件要求,召开合作社成立大会、入社动员会,重新修订了章程,规范了制度。“以前是村集体入股100%,现在种养殖大户和农户也可以参与进来,不仅队伍壮大了,通过分红还让更多人受益,推动实现共同富裕。”李兵说。

如今,“升级版”的合作社入社社员已由最初的10人上升到82人,其中普通村民74人(其中监测户3人,低收入农户35人)占比90.2%。村集体以厂房、现金入股30.05万元,占比61%,普通村民以现金、土地和劳动力方式入股合作社15.35万元,占比31%,管理人员现金入股2万元,占比4%,种养殖大户能人以现金、土地和劳动力方式入股合作社2万元,占比4%。

未来合作社将向何处去?李兵将记者带到一处小学旧址,指着新建改造的两栋厂房说,“以前合作社把农户家土特产收过来,简单包装一下统一以‘关河沿山’的品牌对外销售。后来我们发现农户自己制作产品,比如茶叶,一家一个做法,外观不一样,客户就怀疑是不是本地茶。”通过申请项目资金,670平方米的茶叶加工厂房和210平方米的粉丝加工厂房得以建成。厂房内加工设备一应俱全,粉丝厂房内还设置一个能存放数吨货物的大冷库,专门搭建了一个销售台。“我们正在申请茶叶和粉丝生产加工许可证,马上就可以下来,到时候合作社就能形成种产销一体化供销产业链,逐步实现规范化运作、标准化生产、产业化经营。”李兵充满信心。

不仅蓄势待发的加工厂让人充满想象,困扰多年的物流难题也开始破冰。沿着关河村党群服务中心往院内走,一栋今年2月刚装修好的关河电商运营中心映入眼帘。二楼设有一间直播室,直播室内很简单,一个木质展示柜中摆满关河野生茶、芝麻油、粉丝等农产品,展示柜前方是一方电脑桌,上面只放了一台电脑,用来查看订单。当天上午8点,本地陪读妈妈张道花就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直播。像她这样的“兼职主播”,关河村还有4、5个,她们每个星期轮流来此直播,义务为家乡土特产宣传。“这几天卖了几万元的茶叶,我们电商刚刚起步,线上订单不是很多,以推销为主。”关河村党总支书记吴乐平说。相对于吴乐平的“谦虚”,李兵对未来的前景很乐观,“我对关河的产品有信心,难点就是量不大,物流车进不来。我们也了解到一些下派干部在做物流,我们正在与他们对接,电商如果做好了,他们可以帮我们开一条专线。”

谢发贵家添了个孙女,现在已经17个月大。孩子的到来给饱受智力残疾摧残的家庭带来了希望。作为这五口之家唯一的顶梁柱,谢发贵奋斗劲头更足了。“我还养了120多只鸡,有了合作社,家里的东西不愁卖,每年还有分红。”谢发贵算了算,自己一年能挣五六万元,等加工厂开工了,还可以来“上班”。“日子有盼头哩!”